• 刚出生一个月,我和兄弟姐妹在一起玩耍,看,我的眼睛是蓝色的,这点跟我干妈闹闹有点像
    那时候妈妈说我是个小美女,对我一见钟情。



    二个月大,感染到了严重的眼疾,两只眼几乎睁不开,还有次由于爸爸没放好猫粮,猫粮变质了,我吃坏肚子,上吐下泄,我妈没经验结果还让丫蒙古兽医给骗啦,带我去了好几次医院,我的PP被扎了好多针,疼死我了。不过总算捡回一条小命,咔咔,我还有八条命呢。




    五个月大时,我干吗第一次见这张照片的时候认为这是一张冒牌货,因为我小时候眼镜蓝蓝,现在变黄色啦,而且这张看着就像小狸猫一样,但我妈严肃滴批评了我干妈,证明那就是厄。我最爱吃喝玩乐,有花花公主的潜质,嘿嘿,我干妈说,这点跟我妈有一拼喔




    妈妈说偶是大眼睛美少女,厄干妈看到厄,色眯眯滴表示要介绍给科尔评委家滴黄沾沾,厄还没有看到
    沾沾滴帅照那




    靠,我妈技术不行,还非要学狗仔队,学我晴朗叔叔做娱记,偷拍美女我睡觉,结果,你看你看,照虚了吧,哼哼



    通常,作为纯种苏格兰折耳朵猫滴我,都是这个样子滴




    如果你们迷上我了,欢迎来我的香菇成长日记继续观看我的美照~
    我还打算跟科尔沁夫家的黄沾沾来 PK
  • 哈哈,明天是处女座的最后一天啦,天秤座们要来了~

    某天,在MSN上:

    厄:我说,为什么你们歪酷一到半夜这个点儿就上不去啊?

    奶猪:嗯,没事儿,这个是月经时间

    我Faint!!!!谁相信这个家伙居然是处女座啊!!!!






  • 杂志约稿,勿转。


    在奥地利工作的日子里,有2种东西是在正座城市里肆意弥漫,任性流淌的,一是音乐,二,便是咖啡香。维也纳人自己说自己城市的三宝是,咖啡,华尔兹和音乐会。咖啡馆里偶遇搭讪的维也纳人,居然会告诉我在维也纳人心里,咖啡的地位居然是在舞蹈和音乐会之上的。

    咖啡馆能够溶解这城市的一切。

    在维也纳,甚至在欧洲,一个道地的咖啡馆常客定有个人的所爱,对每天要去的店家,习惯坐的咖啡桌、熟悉的招待、爱喝的咖啡种类,都有极深的眷恋。有时候,还有客人一辈子都只去一个咖啡馆,决不肯进另一家店的大门。

    最悠久的,是一家叫做“中央”的店。匿在闹市边缘一条细巷的尽头,不好找。并不起眼的门面,进去则是另一片洞天。棕色木制的一切。从屋顶到地板,没什么布设与这个奔忙时代相关。他蛰居在时间的角落,坚持自己的高贵从容。骄傲但是与世无争。古香古色,不仅限于表象,更在他的声音、味道。一如我们对这城的理解,他古典,风韵。这间咖啡店生来就与声像有着极深的渊源,能想出名字的音乐家和画家,无不是这里的常客。随意坐下的,兴许就与贝多芬享用了同一扇窗和躲在那窗后的百年风景。这样的交叠感是宿愿的,韵味十足。


    “一个客人坐在咖啡馆里喝咖啡 。”三十五年前,维也纳咖啡馆文学大师托贝格(F.Torberg)写下了这句外行看似平淡明白,其实却很难悟透的名言。多年来,一直被视为是解开这里咖啡馆百年传奇的入门。
      
    正坐在维也纳城堡剧院对面“浪特曼咖啡馆”(CafeLandtmann)里等我的第一杯“米朗琪”咖啡,下午的阳光斜照着大厅临窗优雅的咖啡桌椅,周围有人在看报,有人在轻轻低语,端着大盘咖啡的招待几乎来去无声,空气里弥漫着一阵阵令人飘飘然的咖啡浓香。可能我在欧陆咖啡馆里不克自拔的彻底“沉沦”就是在这一刹那开始的。

    幸好,老资格的咖啡馆招待大都知道一些窍门,虽然不要作梦会有常客般的款待,但却一定尽心给你入门的指引。维也纳咖啡馆以各色奶咖啡著称,决定成色的关键是奶的成分和量数,为此一个名牌咖啡馆的招待会随身携带由深至浅二十种不同咖啡色的色标,以便顾客随意挑选,做出来的咖啡色泽保证分毫不差,否则就是砸了招牌。至于各种加酒、加可可的花色咖啡,在这里更是变化多端,有传统的咖啡馆还给自己口味挑剔的常客提供额外供应。做咖啡是一门学问,喝咖啡也大有讲究,对精通此道的老客,招待在落单前就已经知道要在杯底先放奶油,或把奶油浇在热咖啡上。
    今天,日理万机的奥地利联邦总理也会忙里偷闲去咖啡馆午休小愁,即使碰上社会学家和披发的嬉皮十坐在一旁棋桌上批评政治,也不会互相影响,而是各行其道。咖啡馆有咖啡馆自己的信条和定规,这也是它在欧洲魅力长存的关键。
  • 2005-09-19






    我工作的地方,住的地方,都有很大的院子和绿地;所以,这两个地方都聚集了很多野猫。说起来,不仅我一个人,很多心地善良的女同事,女邻居,得空的时候也都还是喂它们的,没见哪只小野猫在院子里饿死。



    不过今天回家,我却因为猫的炯异境地而掉了泪来。



    北京这几天酷热,院子里的猫即使有吃的,或也没有水吃。到院子的时候,直想着要冲回家喝冰水,却见一只黑糊糊的大白猫,慢慢的走在前面,忽然就打了一个软腿,昏倒在地上,见我走过来,很慌张的跌跌撞撞跑进花丛。我知它是饿的,想着我家猫咪麻瓜现在已经挑食到连妙味包都不吃的地步,顿时觉得心疼的很,于是赶忙回家,跟小阿姨要了猫粮和麻瓜不吃的妙味包,到在小盘子里要去喂那只饿晕的大白猫。大白猫还在,我轻轻走进花丛,停在距离它半米的地方。它好像也知道我没有恶意,看我低头放下盘子,妙味包的味道立刻飘出来,连我都闻到。可是,大白猫却很疲惫,步子都不稳的跑开了,钻进旁边楼地下室的窗口。

    我正纳闷,也觉得应该还有下文,所以不走开。没过2分钟,2只小花猫跑了出来,看起来也就1,2个月,但已经腿脚利落的跑来跑去了,老白猫领着他们,小猫一前一后的跑到了我脚边,小猫立刻就扑向猫粮吃了起来。大白猫显然已经没什么力气了,饿和热的双重压迫已经让它疲态尽显,于是它卧在草地上看着孩子们吃。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想到了每天在台东门那些告状的,可怜的农民们。这么热的天,就暴露在烈日之下,没吃没喝,要告的状,也未曾有什么指望,也许很久都不能洗个澡,或者仅仅是吃一个有肉有菜的温饱饭,或者是踏踏实实的睡一觉。每天做节目进台,出门都遇到他们,而心理所动的恻隐之心,却是那么的廉价,因为我甚至不能为了他们而停下来。



    小猫很快吃光了盘子里的东西,大白猫才慢慢走过来,舔舔盘子里妙味包的汁液,看了我一眼,就带着孩子走开了。我回家,听着小阿姨在抱怨我家麻瓜,现在被惯的猫粮和妙味包都不吃,小罐头也再肯吃火鸡口味,只吃吞拿鱼和虾,还整天咬人。看着麻瓜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半躺在书房的空调边,看到我连眼皮都懒得抬抬,我又想到了刚才的白猫母子,觉得,原来猫社会里的乾坤也是如此之大,猫的一生命运可以如此的天差地别……



    那么,人呢?我们和那些每天蹲在台门口告状的善良又软弱的人们呢……

  • 没有奶猪的江湖一点都不好玩,奶猪说了,回来就闹,别急。
    我们不急,只是我们能做的也狠少,虽然我们每一个都怀揣着默默的关心。
    你比我们先经历了人生必须经历的苦痛伤悲
    经历了一夜长大

    我们等你回来,那个还是会快乐的奶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