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长。

    2008-02-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wnow-logs/32842971.html

    原本这个时间,我是应该在旅行的,但一个前辈的几句话让我立刻明白如果那样做,自己有多么的自私。他跟我说,10年里他每次都是在晚会当天,自己的节目结束之后立刻上车,连夜开车回沈阳。不管舞台上的之后又是如何,他都是要在最高潮时离开,玩命往家赶,想着一家人都在等着自己,特别能明白什么叫归心似箭,什么是过年要回家……

     于是,难忘今宵的音乐一结束我收拾东西抱抱助理立刻走人,对于庆功或看自己的名字毫无兴趣,满心只想着天亮的时候到家,给爸爸妈妈一个惊喜。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有些逃避现实的人,始终都有自己不敢面对的担当,回家的路上,我用了四个小时想清楚,原来,我已经是个无处可逃,不能装小孩的大人了,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任。

     小时候,我很不喜欢香港,从城市到文化再到人,统统不喜欢。从英国游学回来的第一个工作机会其实好到不行,但就因为要常驻香港而被我毫不犹豫的pass掉,一路以来我都是台湾亚文化的标准粉丝,从音乐到文字再到乱七八糟的细枝末节,身边的台湾朋友大把,每次去台北都比去上海还要忙碌,而华语音乐的极致,在这一年到来之前,也被我一直留给台湾。不过现在,好像开始终结,无数采访问到我的时候,我似乎一直都在重复说,过去这一年里最优质的国语唱片,是陈奕迅与张学友;这一年最好看的演唱会是陈奕迅在香港;这一年最赞的新人是方大同,他们,通通是香港人。某种意义上香港是一片文化沙漠是没错,只是这沙漠上面,每过个几年都会出几个极致,比如张国荣,比如陈奕迅。

     这一两年来,我发觉自己越来越愿意跟香港同事一起工作,喜欢香港人做事的习惯是不言而喻的,虽然截至目前我还没有几个真正的香港朋友,但我的案子会越来越多的出现香港艺人和团队,甚至连过去这一年里,我最满意自己的演唱会作业,也绝非大家都认定的张震岳而是陈奕迅(虽然那天站在台上被台下的某两位同学嘲笑平胸和穿的像Agnes b的店员)。我喜欢一次次的去香港,哪怕只是去相熟的店家吃一碗牛腩粉然后去百得新街看场电影,安澜街的Comme des Garcons铺子里取一下订好的衣服,回到住惯的九龙Shangrila赖在房间看看夜景,就会觉得身心愉悦,小宇宙充满电然后回北京继续开工。安心重复着习惯动作而毫无兴趣开拓新的项目,也不想认识新的朋友,是不是真的老了呢?

     年纪小一点的时候超爱欧洲,每次出国几乎都还是停留在欧洲大陆,也没什么改变的需求;大一点的时候喜欢美国,每次去美国恨不得把一辈子要用的tee和牛仔裤和护肤品都满全,而对于去日本之类的选择毫无兴趣,甚至有一次故意让自己没赶上飞机……而现在,每次想到度假,东京似乎都是我的首选,虽然不会讲日文和英文在日本的不通行都是很大的问题,但我却越来越喜欢夕阳西下的时候仔仔细细的逛完南青山到表参道的每一间店,在道后的温泉里神清气爽的泡汤想事情,亦或清晨在京都的寺庙里细细致致的许下愿望。

     年轻的时候是不能受委屈的人,一个小小的被误解或者冤枉,我可以不吃不睡一直到事情说清楚为止,所有的矛盾都不能过夜,而现在,几乎每天都要面对谎言与纷争,其实另外一个人是可以毫无任何缘由就往你身上泼脏水,也许理由仅仅是你是她的假想敌;所有的宽容换来的也许是信任,但更多的是得寸进尺和无耻与贪婪;一次升职就可以被说成是睡了老板,一篇博客就可以有人追着你骂你全家。我好像已然习惯了,只要出来做事,其实就是身在江湖的。江湖上有多少人在背后说我什么,不是我可以决定的,我做梦都想生活在简简单单的小世界里,但既然不可以,那我也会学着豁达,学着笑对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不是一个loser


    当然也有为了工作不得不忍耐甚至卖笑的时候,比如在工作到最忙的年末,为了另外一个工作的明年顺畅,还是浓妆艳抹穿着小礼服去出息了一个无聊到极端,充满装B界奇葩的Drink,遇到了一群土鳖banker,真有不要脸到满嘴吹嘘这个世界是由bankerlawyer组成的人,各个都自诩为社会精英,地球离了他就不转,满嘴跑火车,各个面目可憎了无生趣;一听说对方是banker或者律师就满眼放金光,其他职业的人都是下等人不入流。要搁过去我早骂你是白痴了,但现在也学会了忍忍忍,不过出门就跟上司说,下次绝对是打死我也不会去了。(cheers with fuzhen,heihei)

     常常会有人来问我为什么可以做如此多的事情,其实答案不复杂,因为我一直在做事,不做事的时候就在家胡思乱想和看星星,写成故事或者运势然后等于还在做事。所以我是没有时间跑出去做有人在背后说的那些所谓的乱七八糟的事情的,如果我需要搞那些唧唧歪歪的事情,我也就不需要如此努力的做事了。如果你羡慕我得到的比你多,那你记住,我一定失去的比你多的多,我过的,一定没有你轻松。

     年轻的时候是个做事没什么计划的人,完全靠着自己的小聪明做自己喜欢的事儿,不太去想负责任或者承诺之类,跟伙伴的良好关系多半来自伙伴们看清楚我个性里的没心没肺和简单;最近却越来越不敢这样,你可以对自己没所谓,但所有跟着你做事的小朋友,是你必须考虑的,一不小心就发觉自己的时间表已经到五月都是日程满满,却再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躲藏。

     Yoyo说,奶猪这样写你,骂人又凶悍,你的闹钟们一定都吓坏了。我莞尔,其实真的没关系,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来的,外表唬人内心软弱,任性、固执不懂得妥协,骂人又坏脾气,我也从来没想演过偶像派,在我以为,做个活生生的人才是活着的全部意义。只是,如果我所经历的成长,能给未来的孩子们一点点经验,我就已然很满足了。

     有个不认识,也不是粉丝的朋友在博客留言给我,告诉我:人生有太多烦事,不能背负就笑忘,是,我记得了,这句张爱玲的话,对我来说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而我也正在学习。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