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中最重要的责任

    2008-07-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wnow-logs/32843084.html

    nownow

    你好,我是你的读者,也是一位单身母亲。一年前,我前夫因为有外遇而与我离婚。万般无奈之下我带着仅有8岁的女儿从美国的new hampshire搬回北京的娘家,至今无法找到工作,也无法走出阴影。

    离婚的痛苦经历伤害了我,也使我的女儿患上了幽门自闭症,不肯说话,不肯认识任何人。从美国熟悉的环境回到北京之后,她越发严重,甚至不肯走出家门一步。

    从我跟前夫动荡的时候开始,我就变成了你星座的忠实读者,每到你新内容的时候,我都习惯念出声来。没有想到的是,积累下来,女儿Tea现在虽然只有9岁,却成了星座和你专栏的无比忠诚者。现在每到周四五,极少说话的她一定会偏执的要求我念你的星座给他听,而且只听三个星座,她自己,我和她爸爸的。开始我并没在意,也就都念给她听。但后来我变得越来越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星座运势的好与坏已经会直接影响她的情绪,而且星座变成了她和她父亲之间最重要的联系,因为每次我念完给她,她都会立刻打电话回美国,跟她爸爸讨论……而每个星期里,也就只有星座更新的那一两个小时里,我女儿是一个正常而健康,可以跟人交流的孩子。之后又完全回到封闭的自己,连一个笑容或者哭泣都没有……

    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Ruby

     

    ------------------------------------------------------------------------------

    Hi Ruby

     
    你的信我收到了一个星期,但我一直没有回信,直到现在。

    我想我也在经历着人生中有一点特殊的一段时间,这一个星期里,妈妈在我身边,我同时扮演着女儿与社会人;主管和学生;医生和病人,这些不同的角色。经历着身体的小痛苦和生命的大希望。

    坦白说,你的信让首先让我无比怀念另外一个同样只有9岁的小女生。

    在前年末,她的父母也在经历非常痛苦和异常漫长的离婚过程当中,这个身心饱受伤害的小女孩曾经跟我一起生活了长达半年。那段经历我毕生难忘,某种程度上也彻底改变了我。让我从一个任性自负的不成熟的孩子,变成一个懂得照顾别人的大人。

     
    我无比清楚的记得第一天到我家时,那个浑身紧张到不行,冰凉冰凉的小女孩睡在我床上的诚惶诚恐。记得她半夜被噩梦吓醒,然后讲给我听,她亲眼看到他的父母吵架,然后互相厮打,互相骂最肮脏与难听的话……

     
    整整半年的时间,她才逐渐恢复成一个算的上开朗的孩子,我们可以在朝阳公园一起放风筝,在太阳下面用力的奔跑;玩各种游戏,她可以在朝阳公园音乐节上放声的跟着老崔唱她最爱听的摇滚,跟着
    Muma的歌和一群记者一起跳舞……

     
    当离婚风波过去之后,她妈妈接回了她。她曾经哭着打给我两次,而我却充满了无力感,不知道还可以怎么做。直到今天,这个小姑娘依然是我最关心的人之一,无论我去什么地方,都会给她买礼物,都会努力的给她更多看世界的机会与内容,但我却发觉我很怕再见到她,面对她的眼神,害怕面对她的期望与绝望……

    无论孩子还是大人,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也许无可避免的要在充满欲望的现实生活中遭遇痛苦,甚至绝望,只是时间到来的早晚而已,很少有人可以幸免。我和很多人也许属于幸运者,儿时傻呵呵的幸福无比,充满阳光和雨露,有着茁壮又没心没肺的童年。但当我们长大了,一样要经受无以复加的折磨抑或痛苦,这跟你女儿因为你的婚姻失败而经历的痛苦,并无实质性的区别。人生已经铸就的痛苦,已经造成的伤害,是不能因为你的自责或弥补就真的改变的,你唯一可以做的,只有面对,用最坚强的态度面对,至少,你和你女儿还拥有着未来。不管是否真的美好,至少,你还拥有让它美好一些,至少看起来美好一些的可能性。为了这个可能,为了你女儿,你是要全力付出的。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你并没有任性的权利,也没有自怨自艾的权利,因为你还要对另外一个生命负责任。

    就心理学的角度,或者医学的部分,我不能给你任何意见,有病是必须去看医生的,这个毫无疑问。但你必须坚强,因为你责无旁贷。

    说到关于星座迷恋的部分,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事情,但让我想到了另外一个孩子。

    不久前我看过一部非常好的纪录片,它甚至称得上是我去年到今年看过最好的纪录片,叫做《跟着奈良美智去旅行》,里面有一个段落是讲到一个韩国的孩子,只有8岁,她也患有严重的自闭症。他非常喜欢Nara,在奈良美智首尔的见面会上,她写了一个纸条说,“Nara先生,悲伤的时候我好想大声喊你的名字”……

    孩子的妈妈知道,这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是很喜欢现代波普美术,但同样身为艺术家的母亲也明白,做一个艺术家所面临的痛苦与陷阱,远比做一个正常人要多的多,因此她不愿自己的孩子走上这条路,就故意去漠视着孩子的祈望。直到这个孩子遇到了奈良美智,她才终于找到了一个表达自己的机会与窗口,于是她勇敢的表达出来,也让这位母亲第一次直面孩子的要求,并试着将生活的未来做另外一种假设。

    因为作为一个理智的母亲,她相当清楚,太多事情只是成长当中一个阶段的依赖或者选择而已。一如那个画画的小孩,未必可以真的做个画家;一如你现在笃信星座的女儿,当她度过心理上最孤独最无助的时期,星座也许一样会随之烟消云散。生命中真正持久的东西,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少之又少……

    所以,我想,假如星座在这个生命中特殊又痛苦的时期里可以给你的女儿一点慰籍的话,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又为什么要去剥夺她,而不是试着跟她一起面对呢?先试着放松下来吧,试着给她更多的耐心,笑容和新鲜的阳光和空气,试着让她肯接受新的生活,这才是最根本的解决方式,对吗?

    生活中,每个人分享生命与安慰他人的方式是不同的,于我,星座是我慰籍他人的方式。每当我写下的文字可以给别人带来哪怕一丝一毫的快乐或安心,我都将分享到他们的快乐,并让自己获得满足。这也是我分享生活的方式。所以,请你安心,对于慰籍与分享这件事,我是懂得的。

    你所说的恐惧,我想我也是懂得的,也知道并愿意相信,它应该终将会过去。时间终究可以抚平一切创伤,而所有我们今天所经历的一切大起大落的折磨或声嘶力竭的痛苦,终将雁渡寒潭,毫无踪影。

    所以,请试着用不悲观与积极的态度,去把它当作生命中的一部分。

    处于我的年龄,与并不丰富的经历,我想我无法写出更深刻的道理来,那是我力所不能及的,请你谅解。最后希望你知道的是,但凡这之中有任何事情是我可以为你或者为Tea做的,请一定让我知道,我将毫无保留。

    最后请你原谅,因为生病的关系,我每天睡得昏天黑地,晨昏颠倒,所以直到现在才回了你的信,但请你相信,我是真的很在乎。


     

                                                                                                         now now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马小姐来了 2010-07-09
    想念中 2009-07-09

    评论

  • 23岁的我也有同样的遭遇,但庆幸爸妈暮年的时候他们又在一起了,很高兴,可是很多伤害即使不自觉却已经造成了,孩子不应该承受这些太重的东西,大孩子,大人要善待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