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给廖一梅

    2008-06-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wnow-logs/32843099.html



    亲爱的廖桑:

     
        我今天终于去看了新版的《恋爱的犀牛》,相当的喜欢。谢谢你的票,和你可爱的工作人员,他们让我坐在了正中间最好的位置上面,安安心心的看完了整出戏。

     
          
    第一次你发短信给我的时候,是首映,我订了票,却犹豫着要不要去;第二次你发短信给我的时候,我正在过海关的安检,要去香港。结果在机场和飞机上呆了11个小时,那一天,我最后悔的事情之一,就是干嘛不好好呆在北京,陪陪家人,去看你的戏。

     
         
    很像跟你说喔,我很爱这一版的马路与明明,虽然我还不曾记得他们的名字,但两位年轻演员实在把握的到位,而且估计是因为你跟孟导都不在吧,所以他们很放松,相当出彩的表演,这才是我心目中“青春版”恋爱的犀牛,是它应该有的样子。

     

    第一次看的时候我19岁,那是《恋爱的犀牛》首演。我依然在满心幻想的念着大学,有着不谙世事的无知者无畏。看吴越与郭涛版本的《恋爱的犀牛》,觉得那是大人的游戏,纵然感动,却不从体会到任何,如果勉强说有,也就只是觉得自己幸运,有爱自己的男友在身边,从未体会到所谓的伤害。

     
        现在我看恋犀,
    28岁,九年过去了,一如剧中的人物,我也经历了每一个人都拥有的残酷的青春,伤筋动骨的爱情,却依然庆幸着,自己从未受到过剧中人一般的经历或打击,而,也许我们中的每一个人,又或多或少的拥有着马路与明明的影子,哪怕某段际遇,在人生的某个转弯处有着那般的似曾相识。

     但我想,这次我是看懂了。看懂了你所要传递给观众的,最重要的是人怎样追求自己的梦想,怎样在世界面前保持自己的尊严,怎样在爱情之中保全完整的自我。

     关于爱情这件事,我在你面前实在是太小儿科了,所以我无话可说。一路以来都是你讲故事给我们听,写小说给我们看,你们夫妻俩再排个话剧来活学活用,我只有跟着感动或思考的份儿。不过,还好,每一部你的小说和你的戏,最终都让我明白,即使爱到深处,你无法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你却依然可以是爱着的,并且是优雅的,哪怕是转身,也依然是优雅的。

     好吧,我们是应该赶紧约一次喝下午茶了,无论是星座还是话剧,有太多话要说了吧。那么这个星期,南锣鼓巷或等待戈多,不见不散。

     

    最后想跟你说,每次我坐在剧院里安心的演一个观众,去认真看你们的戏的时候,不可抑制的,依然会充满着对你的尊敬。

     

    以上。

     

                                                 爱你的闹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记得恋爱中的公犀牛,记得那些辗转的小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