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箱子

    2006-07-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wnow-logs/32843287.html

    这是旧作了,好友狗毛写给vivian徐若宣的作品,但当时只身在日本发展,吃尽苦头的Vivian听到这首歌之后,和姐姐抱头痛哭,她虽然喜欢,但实在唱不下去,因为太是伤心时……后来还好,被万芳看上,放进了《割爱》的专辑。我个人相当喜欢的作品,贴出来大家听。

    ------------------------------------

                                         万芳的箱子      

                                                             by    Nownow

       听歌听多了,常常会觉得自己的听觉神经是越来越麻痹的。尤其是在后现代的今天,唱片工业简直已经跟农业纺织业一样形成规模化制度化程序化的量性管理,音乐市场是一个大量复制,快速消耗的商业化市场,一张唱片从开题的会议开始就是一个固定的circle,每一个从业者都在里面run,如若再想听一段歌唱,有那种来自内心的感动,于我来说,途径只有2种,一是去听小众的地下音乐,二就是去寻找老歌。
      《箱子》就是这样一首不太老的老歌。在年末的这个忙碌的月份里,我唯一在听的歌。

      前天出差飞回来,因为堵车,单位的车来的晚,我闲的没事就一个人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数我箱子上面的托运行礼标签。箱子是我刚上班的时候跟男朋友一起去红桥买的,皇冠牌,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反正看起来不错,而且比商场里便宜好多,丑,但很实用。5年里它因公因私,国内国外的跟着我飞来飞去,也没出过什么状况,我从来没关心过它。今天突然来看看,觉得说,这个家伙其实已经蛮酷的了呢,大大小小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标签贴在上面,让我可以把自己工作的经历串成一段段的回忆。

      5年里,我不记得到底有多少节日,纪念日我是在异地,在飞机上,在火车甚至长途汽车上面度过;我不记得自己到底去了多少地方;我不记得这只箱子有多少天都是在我身边,被我打开又关上;上飞机又下飞机……五年里,工作换了,生活的城市换了,房子换了,车换了,心情换了,朋友换了,唯一没换的,居然是这只酷酷的贴满城市标签的箱子。

     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万芳和她的《箱子》。干净,简单,平和的G调,Guitar伴奏,听起来甚至有一点点单薄。她的演绎,我是没有太多的笔墨可以形容的,只是一次次的感觉到,你的耳朵是被尊重的。她选择的歌,用她的方式唱出来,永远就是有那么一种她自己的调调,没有人能模仿,没有人可以取代。

                         箱子
                                                  词曲:狗毛

     总是不断到处在飞行,总是拎着同一只箱子
     打开、关上、掏空再填满,寂寞和空虚
     总是短暂停留后离开 总是重复同一样种子
     过去未来交错在眼前 今日变昨日
     多想放弃这一切,多想现在你会出现
     多想逃离这样的感觉,永远不再
     总是不断告诉我自己,总是装着不是太在意
     是真是假没有人知道,除了自己的心跳
     多想放弃这一切,多想现在你会出现
     多想逃离这样的感觉,永远不再
     多想放弃这一切,多想现在你会出现
     多想逃离这样的感觉,永远不再
     谁能让我将迷惘解开,谁能让我再没有伤害
     谁能让我从噩梦里走开,好让我不再飞翔    

    分享到:

    评论

  • 闹闹 你也会去万芳的房间唱游吧
    她7月31来北京